安全衛生教育訓練 作業環境檢測 人力資源派遣 施工或製程安全評估 所有課程 近期招生

醫療照顧體系的職業安全衛生

2013年03月20日

不少研究指出,病菌與病毒引起的感染性疾病,是醫療照顧工作者重要的職業健康風險;除了傳染性疾病之外,威脅醫療照顧工作者身心健康的職業危害也包 括有毒藥劑、有機溶劑、輻射等暴露,久站或搬舉病人等人體工學危害,以及最近備受重視的社會心理危害如工作負荷過大、輪班、夜班、精神壓力、暴力、目睹暴 力或災難等等。尤其近年來醫護工作者過勞事件頻傳,與整體勞動負荷的強化密切相關。醫療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與工作狀況,不僅影響工作者自身的身心健康, 也對病人安全與醫療品質有極大影響。

世界衛生組織、國際勞工組織以及許多先進國家,均對醫療照顧工作者制訂各種勞動條件與安全衛生之規範。反觀台灣,我們的勞工與衛生部門,到底有哪些保障醫療照顧工作者職業安全健康的具體作為呢?

職業安全健康制度包括勞動規範、勞動檢查、職場安全與健康風險的監測與管理、職業傷病的認定與補償等。這些制度要求雇主確保受僱者的安全與身心健康。台灣雖有不少相關法規與制度規範,但卻是問題叢生,甚至僅徒具形式。

在勞動規範與勞動檢查方面,台灣在1991年(民國80年)將醫療保健服務業納入「勞工安全衛生法」適用範圍,在1998(民國87年)納入「勞動基準 法」適用範圍(但醫師除外)。理論上,醫療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與職業安全健康,應由勞工主管機關負責監督管理。然而在勞動條件方面,台灣護理人員違反勞 基法超時工作十分普遍,從勞委會最近執行的專案勞動檢查可見端倪。人力配置不足是導致工作者負荷過大、無法充分休息的主因,但我國有關醫事人力配置之規 範,卻是由衛生署透過醫院評鑑來管理。在職業安全健康方面,勞委會雖在2009年10月將生物性病原體危害納入「勞工安全衛生設施規則」規範,但迄今仍未 責成醫療部門,特別針對醫療保健服務業的職業危害訂定勞工安全規範。

在工作者的健康管理方面,依照「勞工安全衛生法」,雇主理應提供員工例行健康檢查,並就健檢結果調整其工作內容,並應彙整成健康檢查手冊發給工作者。但台灣勞工健檢制度不僅普及率不高,也徒具形式,難以發揮監測與提早診斷職業病的功能。

在職業傷病的認定與補償方面,台灣的職業病補償率屬落後國家的水準。以2010年勞保職災給付的數據為例,該年僅補償523件職業病,每十萬勞保投保者僅 有5.6人,而日本每十萬職災保險人口有17件職業病、韓國63件,而法國、瑞典、芬蘭等歐美國家,每十萬人口皆有上百人得到職業病的認定與補償。台灣是 一個看不見職業病的社會,亦即,職場上的健康風險大都由工作者自行承擔,而不是雇主與社會的責任。對於勞保投保者,現行制度有不少問題;「勞工保險條例」 第44條提及,職災醫療給付不包括法定傳染病,但2010年勞委會又增列職業病種類項目,將病毒性肝炎、結核病、AIDS、SARS納入。勞保法規之間有 矛盾之處。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為了保障醫護人員的權益,也在2009年10月發布「執行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制工作致感染者補償辦法」。但此制度只針對 HIV感染,與涵括940萬人口的勞保職災補償制度無關。台灣職業傷病補償制度之混亂,可見一斑。

醫療院所的「安全文化」(safety climate),是影響醫護人員發生針扎或其它職業傷害的重要因素。台灣目前醫事從業人員約有20萬5千人,其中醫師有5萬6千人,護產人員有11萬餘 人;各類執業醫事人員數呈現逐年增加趨勢;另外還有為數相當可觀的非醫事人員,如實習生、醫務助理、看護、清潔洗衣人員、廢棄物處理人員。我們讓這些工作 者處在怎麼樣的工作處境?又提供給工作者怎麼樣的職業安全健康保障?與其檢討個案或個人疏失,不如將焦點放在結構與制度,才能預防不幸事件的發生。

(摘自: 永康職訓中心 資訊網)



參考文獻:
1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 2009 資訊改造專業服務
2行政院研究發展委員會 2012 工程採購契約範本
3交通部所 2012 交通部所屬事業101 年度工作考成實施要點(核定版)

資料來源:醫訊
 


 

返 回 列 表
聯合安全衛生管理顧問有限公司